<cite id="nz5ff"><strike id="nz5ff"></strike></cite><var id="nz5ff"></var>
<var id="nz5ff"></var>
<var id="nz5ff"></var>
<cite id="nz5ff"></cite>
<cite id="nz5ff"><video id="nz5ff"></video></cite>
<var id="nz5ff"><video id="nz5ff"></video></var>
<cite id="nz5ff"></cite>
<menuitem id="nz5ff"></menuitem>
<menuitem id="nz5ff"><strike id="nz5ff"></strike></menuitem>
瓊崖縱隊的主要領導人:吳克之

瓊崖縱隊的主要領導人:吳克之

發布:cxoy662020-12-10 15:56:15分類:站長新聞標簽:領導 要領

吳克志(1911-1985),原名吳中華,海南省??谑协偵絽^美蘭鄉湯內村人。中央軍事學院第四分院(廣州分院)第十一屆畢業生。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8年參軍。

1937年夏天,他回到????!捌咂摺笔伦兒?,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國抗日軍民展開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戰爭。瓊崖海府地區的抗日救國運動也很興盛。當時吳克志是瓊山縣政警隊隊長。當他得知自己的老同學、共產黨員傅格洛等。在瓊山監獄服刑期間,他設法與傅取得聯系,向他送去進步書刊和外來情報,以支持他們在獄中對敵斗爭。經過付格洛的介紹和黨組織的嚴格審查,同年9月被批準加入中國共產黨。

為了適應斗爭的需要,黨指示他繼續留在政治和警察部隊從事地下工作。這時,為了團結抗戰,瓊崖委派代表與國民黨瓊崖當局就國共合作團結問題進行談判。因為壞人告密,特委書記馮白駒和他的妻子曾于慧被國民黨當局非法逮捕,關在瓊山縣監獄。瓊崖黨組織和各界愛國人士緊急呼吁釋放馮白駒同志,但國民黨當局不但不予理睬,還主張以“共匪頭子”罪名處死馮白駒,這是非常關鍵的。瓊崖特委決定派福格羅去找吳克志,試圖營救他。一天早上,吳克志來到六號監獄,弗格洛向他傳達了黨的決定。在這個緊要關頭,吳克志不顧個人安危,堅定地對傅格洛說:“馮白駒同志是瓊崖特委的主要領導,在獄中保護他的安全是責無旁貸的。我堅決完成任務,接受黨組織的考驗?!碑敃r,吳克志提出了營救馮白駒的行動方案,即如果敵人中毒,他率領一部分政治警察戰士保護馮白駒不越獄。這個方案已經黨支部和馮白駒批準了。不久,由于周恩來和葉劍英的交涉,國民黨瓊崖當局害怕抗日群眾的壓力,于同年12月釋放了馮白駒。由于國民黨反動派的懷疑,他們很快就被開除了。根據黨組織的安排,他回到溫瓊抗日根據地參加抗日救國的斗爭。

1938年10月,瓊崖國共兩黨達成團結抗日談判協議,瓊崖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成立。同年12月5日,瓊崖工農紅軍游擊隊在瓊山縣云龍市場整編為廣東人民抗日自衛軍第十四區獨立隊。不久,吳克志擔任獨立小組第三中隊隊長。他帶兵到瓊山縣道沖、三江、宿訓三、云龍鄉工作,堅持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獨立自主的原則,自由發動群眾,廣泛開展抗日救國運動,征集民間槍支,努力團結當地抗日武裝力量,發展壯大自己的隊伍,完成組建第五旅(即以后的第二旅)的任務,協助當地黨組織成立“青年抵抗社”、“婦女抵抗社”

1939年2月10日,日本侵略者入侵海南島。同年3月,瓊崖抗日獨立隊擴編為獨立兵團,吳克志任獨立兵團第二旅隊長。4、5月,指揮2旅4、5中隊偽裝攻擊永興日軍和??谑虚L橋村附近道路,取得勝利;9月,他指揮第五中隊配合第一旅在羅坂鋪公路伏擊日軍,全殲十余人,擊毀敵車一輛,取得攻下輕機槍的第一次勝利。溫瓊抗日根據地也逐漸擴展到瓊山的云龍、仙來、道沖和文昌的南陽、丹寧。1940年1月,瓊崖特委、總兵團命令吳克志率領第二旅掩護特委、總兵團渡過南渡河,向西向澄邁梅河進發。當時吳克志在床上發高燒感冒,但接到命令后立即采取了行動。這時,瓊崖特委和兵團領導機關西進的企圖被日軍察覺,敵人迅速從瓊山和定安縣派出數百人,包圍我軍領導機關由北向南渡河的聚集地。形勢非常危急。吳克志帶頭,從容指揮部隊對敵作戰,終于保護了領導機關安全西進,向美國和美國推進。同年九月。瓊崖特委和總隊部決定建立支隊制度?;钴S在溫瓊地區的第一、二旅合編為第一支隊,吳克志任支隊領導。

同年12月,瓊崖國民黨反動派對瓊崖特委、總兵部駐地梅河抗日根據地發動進攻,制造了震驚全島的“梅河事件”。特別委員會和軍團被迫撤出美國和美國,回到東部的溫瓊。國民黨頑固派美和成功后,反共逆流愈演愈烈。第一支隊堅持溫瓊的抗日斗爭,處于日日雙方夾擊的嚴重局面。3月12日,頑軍7團兩個連分兩路深入羅朋坡地區,向我軍發起進攻。在兵團團長的統一指揮下,吳克志親自率領第一、二旅對敵進行反擊。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戰斗,全殲頑軍第八連繳獲了一挺捷克輕機槍和三十多挺長短槍。羅朋坡戰勝頑固后,國民黨頑固派不甘失敗,繼續實行“積極反共,消極抗日”的方針,不斷進攻我,但都被我軍打敗了。1942年1月,吳克志和馬白山聯合指揮第一支隊和第二支隊抗擊瓊山縣三江鄉斗門村和仙來鄉大水村的頑軍。他們都取得了勝利,殺死了國民黨瓊崖警備副司令、第七保安團團長李春農,沉重打擊了頑軍,從而擊退了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的反共逆流,保衛了瓊山文昌抗日根據地。

同時,吳克志指揮第一支隊積極進攻日偽,取得了一系列勝利。他積極響應瓊崖特委和總隊部提出的“爭取更大勝利,迎接紅五月”的號召,率領第一支隊向文昌縣東北挺進,采取靈活的游擊戰術,打日本和偽軍。同年4、5月,第一旅四、五中隊變相進攻永興大本營,第二旅五中隊、特務連進攻翁田大本營。第一、二旅第四、六中隊先后在常山至馬龍公路、馮家坡至金山公路伏擊日軍,取得三戰三勝的勝利,殲滅敵人五十余人,繳獲輕機槍一挺,長短炮四十余門。

同年7月,瓊崖特委、總兵部決定武克志、馬白山為副軍長,指揮第一、第二支隊主力,采取伏擊、打援戰術,撤出德德日軍據點。當時日軍在德駐扎了一支小分隊,配備了重機槍、輕機槍等武器裝備。駐扎在德國的敵人每天都要與在丹寧和普波據點的日軍接觸。只要三個據點的日軍一個被打中,各方都會來增援。根據敵人的行動規律,吳克志和馬白山決定在短半徑內、三條道路上伏擊這兩個支隊,先打其中一個。當其他據點的敵人出去援助時,他們會分而治之,殲滅敵人,拔出美德據點。吳克志指揮三個旅(包括預備隊)埋伏在糙坡和梅德公路之間的一個小高地,準備在糙坡上伏擊敵人。

4日上午7時,30多名來自丹寧的日軍乘坐軍車來到美德大本營。然而,在路上,狡猾的敵人發現田野很安靜。與以往不同的是,他懷疑我軍中了埋伏,于是下了車,沿路仔細搜索樹林,碰巧繞到我伏擊部隊后面。敵人發現了我的伏擊單位,立即攻擊了我。我們的軍隊不得不沖進戰場,當場擋住敵人。戰斗開始后,吳克志認定槍聲不像是我的伏擊部隊向敵人開火,然后槍聲以德響起,吳克志估計是以德之敵給予了援助。根據突如其來的變故,他決定改變原來的打法,立即率領身邊的部隊向德行方向占領坑爹村高地,除了留下幾個部隊守坡之敵。這時日軍也趕過來搶占高地。雙方打得很激烈。戰斗中,吳克之的愛人、護士黃被當場擊斃。他忍受著悲痛,繼續指揮部隊反擊敵人。經過兩個小時的激戰,美德之敵全軍覆沒。坦紐的敵人被我軍打敗了。在這次戰斗中,共擊斃敵方官兵60余人,繳獲日本制造重機槍1挺、輕機槍2挺、長短槍20余支。美德戰斗是我軍抗擊日軍以來的一次偉大勝利。這一勝利沉重打擊了日軍的士氣,極大地鼓舞了廣大抗日軍民,顯示了吳克志的勇敢、機智、速決和應變的軍事指揮能力。

1942年5月,日本士兵調集兵力,采取緩慢穩步推進的戰術,對溫瓊抗日根據地進行“蠶食”、“掃蕩”,揚言要在6個月內消滅瓊崖抗日武裝。以吳克志為首的第一支隊堅決貫徹瓊崖特委和總隊部的指示,開展反對“侵占”的斗爭,緊密依靠人民群眾,廣泛開展了麻雀戰、伏擊戰、進攻戰、地雷戰等。打了人民戰爭,一次又一次地取得勝利。先后攻打瓊山縣米坡、永興、扎西、靈山、大林等地的日軍和偽軍,擊毀敵軍兩輛裝甲車。然后他指揮第三旅挺進瓊山二區,在橋上攔截了九輛日軍車輛,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激戰,擊斃敵人四十余人,擊毀軍車三輛,繳獲步槍十余支和大量軍需物資。這是我軍在美德戰爭后的又一次大規模伏擊勝利。

同年10月,出動日軍4000余人。在頑軍的配合下,出動飛機和坦克向溫瓊抗日根據地發動更大、更殘酷的“蠶食”、“掃蕩”,企圖找到我軍主力的決戰點,摧毀特委和總司令部。敵人慘無人道的“三光”(殺、燒、搶)政策,幾乎把瓊山縣的云龍、仙來、道沖、蘇洵一帶變成了“無人區”。頑固的軍隊和日本軍隊被劃分為防御區,他們被連續派遣到o

針對敵人集中兵力,分作合擊,企圖消滅我軍主力,破壞我抗日根據地的陰謀,吳克志提出了以分為主,集中為輔,分散為輔的對敵方案,得到了兵團領導的同意。中隊(甚至連)在吳克志指揮下,組織游擊隊,進行大規模的麻雀大戰,神出鬼沒,足智多謀,靈活地打擊敵人?;钴S在三江、仙來地區的二旅派出的游擊隊,一天之內擊斃敵人40余人。我軍采用了這種戰術,使敵人疲憊不堪,四處潰敗。同時,吳克志還命令第一支隊積極配合當地黨政機關發動和組織群眾,開展固壁清場的做法,使日偽部隊到處撲空。據初步統計,短短三個月內,日軍和偽軍就有三十余人被整個支隊的游擊隊打死打傷。

在瓊山抗日根據地堅持反對“侵占”斗爭的艱苦歲月里,吳克志依靠群眾,自力更生,克服了敵人圍困封鎖帶來的缺糧缺藥等各種嚴重困難。他高度重視部隊供應,加強了對后勤干部和醫務人員特別是女兵的思想教育和培訓,調動了他們的工作積極性。和干部戰士一樣,他吃不飽,穿不暖,白天打仗,晚上行軍,過著非常艱苦的生活。他以自己的模范行動,組織領導部隊戰勝困難,渡過難關,打贏了反對“侵占”的戰斗。

1943年1月,瓊崖特委為了粉碎日軍和國民黨頑軍“蠶食”“掃蕩”溫瓊抗日根據地的陰謀,作出了“堅持內線,堅持外線”的重要決定。吳克志等人堅決執行了特委的這個決定,決定二旅繼續堅持瓊山縣內部斗爭。支隊主力渡過南渡河,進軍瓊山縣一、二區和澄邁縣三區,進行對外作戰,尋找機會打擊敵人,開辟了儒萬山(今瓊山縣東山鎮)抗日根據地。支隊主力渡過南匯后,在尊潭、永興、福山、彩坡、安仁、梁沙、東山、東興等地取得了幾次勝利,極大地鼓舞了瓊西地區的抗日軍民。同時,認真貫徹黨的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反對頑固派的戰略方針,對長期占領瓊山縣陽山地區(即第二區)的努布瓦三(原名吳)等三大土匪進行宣傳教育工作,力圖以中立的態度爭取他們。他多次派干部與奴步調三談判,要求團結抗戰,與我軍友好交往。結果,女步外三與我軍簽訂了“四條”互不侵犯協議。這樣,我軍就排除了建立孔府萬山抗日根據地的障礙。

婉如山位于瓊山縣第一、二區和澄邁縣第三區的交界處,距方圓數十里。它是一座竹林灌木密布的石山,周圍有幾十個村莊,便于部隊躲藏和移動,敵人力量相對較弱,有利于支持溫瓊地區堅持反對“侵占”的斗爭。吳克志帶領支隊部和一個大支隊進入婉如山,重點做了三方面的工作:一是派出大批武術隊配合當地干部整頓和恢復被敵人破壞的區、鄉黨組織和抗日民主政權,幫助地方政府建立常備隊伍和民兵,開展抗日武裝斗爭,動員青年參軍,補充兵員;二是對部隊進行政治思想整風教育,主要是總結一年來部隊在反對“侵占”、“掃蕩”斗爭中政治工作和管理教育的經驗教訓,進一步提高干部管理教育水平;第三,抓緊戰役間隙進行軍事訓練,苦練殺敵能力,開展交敵機槍競賽。在敵人的嚴密封鎖和儒家萬山部隊極其困難的食藥形勢下,吳克志非常關心干部戰士的疾苦,努力挑食、買藥、解決饑餓、治病等實際困難,穩定了部隊的思想情緒,增強了部隊的團結。他還經常教育軍隊支持政府和熱愛人民,遵守“三項紀律和八項注意”,保持密切的軍事、政治和軍民關系。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努力,如萬山抗日根據地日益鞏固。同年秋,吳克志指揮第三旅向澄邁縣梅后鄉柳琴山進軍,并在那里建立了新的抗日根據地。與此同時,堅持瓊山內部斗爭的第二旅也奉命從西安縣、臨高地區脫穎而出,配合第四支隊在瓊西開展反“蠶食”斗爭,從而建立了瓊西抗日根據地。

1944年秋,獨立兵團在瓊崖擴大為獨立縱隊。對各支隊的組織系統和部門進行了重大調整。吳克志顧全大局,堅決執行命令。隨后,他重組了三個旅,配備了新的領導班子,并領導第一支隊繼續在溫瓊地區進行抗日斗爭。

溫馨提示如有轉載或引用以上內容之必要,敬請將本文鏈接作為出處標注,謝謝合作!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歡迎使用手機掃描訪問本站,還可以關注微信哦~